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2019跑狗图高清彩图 > 安靖镇 >

四川郫县安靖镇:村民有了“健康管家”

归档日期:06-22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安靖镇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在四川郫县安靖镇,家家都有“健康管家”。村民有病找“管家”,小病不出镇,大病有人管。“管家”就是安靖镇卫生院的全科医生团队,每个团队管理上万居民的健康,提供上门服务,以及专属的会诊服务等,受到村民的欢迎,被当地老百姓自豪地称为“我的家庭医生”。

  从去年开始,四川郫县安靖镇将全科医生团队从5支扩充到11支,负责安靖镇10万村民的慢病管理、随访服务、常见病咨询等公共卫生服务。“一开始上门并不顺利,甚至遭遇过家属提刀威吓的情况。”安靖镇卫生院全科医生赵玉明说,原来,家属怕医生治不好,继续拖延病情,给家庭造成沉重负担。通过每月四次的下乡服务、24小时咨询服务,以及患者在卫生院的健康档案管理服务、专属治疗方案服务、专家会诊服务等,下乡的全科医生团队从“不速之客”逐渐成为村里最受欢迎的客人。

  患者满意,全科医生感到很高兴,同时也能领到补助。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改革后,该院实行绩效管理,出门诊有按人头收入的一般诊疗费,下乡也有国家专项的公共卫生服务补贴。

  去年,全院住院人均费用较上年下降了41元,职工总体收入水平上涨,较上年增加4317元,群众对公共卫生服务的满意度达到99.2%。今年2月,该院成功通过了“建设群众满意的乡镇卫生院”市级评审。

  “让百姓少生病、看好病、少花钱,卫生院的‘管家’帮村民做到了。”在安靖镇卫生院细细考察后,安徽医科大学卫生管理学院教授杨金侠这样评价。

  在四川郫县安靖镇,家家都有“健康管家”。村民有病找“管家”,小病不出镇,大病有人管。“管家”就是安靖镇卫生院的全科医生团队,老百姓自豪地称为“我的家庭医生”。

  7月的一个下午,已经过4点了,安靖镇卫生院依然很热闹,诊室前的椅子上坐满等候看病的老乡。

  在老伴陪伴下,61岁的肖兴玉在叶尚华全科医师诊室看病。“我认识叶医生快10年了,她技术好,人也好,我每次看病都找她,现在我搬到相邻的大丰镇住,但是生了病还是回来找叶医生,家里人生病也是找她看,因为相信她。”肖兴玉说。专门找叶尚华看病的人很多,叶尚华每天要接待60多名患者,工作量不亚于大医院的医生。“我工作38年了,离不开这个岗位,离不开我的病人。虽然已经退休了,但卫生院把我返聘回来了,我很愿意回来,这样我还能继续为病人服务。”

  叶尚华的隔壁,是能干的青年全科医师赵玉明。和叶尚华的患者一样,他管理的患者也只找他看病,有什么问题随时给他打电话。上月底,患者郭传龙打电话给他,咨询水肿的治疗情况。郭传龙在别的医院做了检查,但不放心,特地打电话咨询赵玉明,赵玉明耐心讲解,并让他到卫生院来仔细看看。

  为了将每个村民的健康管起来,安靖镇卫生院建起了11个全科医生团队,每个团队由一名全科医生和一名护士组成,为上万名村民提供基本医疗和公共卫生服务。截至目前,居民规范化建档10.13万份,规范化建档率95%,糖尿病、高血压患者规范管理率达到90%以上,重性精神疾病患者病情稳定率达到83%。

  在叶尚华的多年关照下,肖兴玉身体比较健康,没什么大毛病。“我们像邻居更像亲戚,这样的医生真好。”肖兴玉说。

  7月7日,赵玉明的团队照例下村上门服务。按照惯例,全科医生团队每周都要下乡服务,这是7月的第一次下乡。护士提前两天通知慢病村民按时在家等候。那天上午,赵玉明团队给还没建档的村民进行例行体检,下午随访6名在家的慢病患者。

  前段时间给他打过电话咨询的郭传龙,拿着检查单子来找赵玉明。郭传龙的水肿已经比较明显,血压有点偏高,赵玉明仔细询问他饮食、服药情况,让他去卫生院复查。

  回到卫生院,赵玉明团队赶紧把资料录入系统,如果遇到一下拿不准的病症,如慢性病人的并发症等,就要请患者专门到卫生院副主任医师坐诊的办公室,调整诊疗方案。

  另一名全科医生徐勇这两天有点着急,他管理的一名患者出现心脏问题,患者独自生活,徐勇担心他疾病发作。徐勇把情况通知给了和卫生院协作的成都军区总医院,一名专家很快来了,两人一起去患者家里看了情况,初步稳住了患者的病情。患者对徐勇感激不已,久久地拉着他的手不放。

  “上门服务听起来很不错,可是一开始我们开展工作很难。”赵玉明说,有一回,他到一户人家去看患者,结果那家人提一把刀来见他。原来,患者久病不愈,家人对此感到异常烦恼,不相信有人能将患者治好。

  给村民做健康管理一开始并不顺当。“村民没觉得高血压是一种病,对我们的建议根本听不进去。”于是,赵玉明只好不停“念叨”,如果不吃药,血压太高会中风,中风之后就不能做农活了,或者就瘫痪了。时间久了,村民渐渐感受到了管理慢病的好处,自觉按时服药,改变饮食、生活习惯。村民对赵玉明的态度开始转变,他从“不速之客”变为最受欢迎的人。

  “他们不满意可不行,而且满意率还得高,这样我们才高兴,团队才能领到补助。”赵玉明说。据该卫生院院长向金富介绍,该院实行绩效管理,出门诊有按人头收入的一般诊疗费,下乡也有国家专项的公共卫生服务补贴。由于拉开了差距,全院职工年最高收入和最低收入相差8万元。职工总体收入水平上涨,2014年职工人均年收入较上年增加4317元。

  2014年,全院住院人均费用较上年下降了41元,处方合格率为97.2%。群众对公共卫生服务的满意度达到99.2%。今年2月,该院成功通过了“建设群众满意的乡镇卫生院”市级评审。

  “让百姓少生病、看好病、少花钱,卫生院的‘管家’帮村民做到了。”在安靖县卫生院细细考察后,安徽医科大学卫生管理学院教授杨金侠这样评价。

  中国医学科学院医学信息研究所副研究员朱坤说:“医改的战略目标之一,就是要吸引更多患者回流基层,这不仅需要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硬件好,更需要提高服务能力。近几年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改革后,大部分乡镇卫生院硬件变好,但服务能力不尽如人意。安靖县卫生院建立全科医生团队,并建立‘健康管家’工作机制,把绝大部分常见病、多发病都留在基层,群众满意了,政府少花钱,医生收入高,实现了多方共赢。”

本文链接:http://pfmconsult.com/anjingzhen/37.html